沿着若隐若现的茶园小路走到村委尽头,当你看见一个缠满爬山虎的老房子,白墙青瓦,质朴的天花板嵌着天窗的地方,那就意味着你来到了潘锐的“绿色苔园”。  沿着若隐若现的茶园小路走到村委尽头,当你看见一个缠满爬山虎的老房子,白墙青瓦,质朴的天花板嵌着天窗的地方,那就意味着你来到了潘锐的“绿色苔园”。

  推开半掩的木门,是一个20﹐的小院子:从地面开始,到架子,再到墙上,最后到屋顶都被种满了上百种植物,爬山虎、紫藤、凌霄、常春藤,万年草、玛格丽、十多种菖蒲,还有五十多种苔藓……绿色仿佛都要从这个小院满溢出来。

  这间小院子的主人便是在杭州以“玩苔”而出名的潘锐,人称植觉先生,是一位以青苔为创作对象的手作人,凭借着对植物的天生悟性,他做出的产品让无数人赞叹。

  甚至有人花30万买一盆他设计的孤品,全中国最贵的野马岭民宿也放着植觉先生的作品。

  植觉先生以前在大山中长大,终日与植物作伴,13岁离开大山,干过锅炉工、焊铁匠,那时候每月的工资不到600元,除去吃住,身上几乎没有余钱,生活得很辛苦。

  一次机缘,他来到杭州,看到一个招聘启示上写着花店招人的信息,这家花店不仅包食宿,还可以给员工提供300元的工资,考虑到吃住不用再发愁,他便参加了应聘。

  20岁出头的年纪,当大多数人还未走出社会,潘锐已经凭着自己的直觉与努力做到了花艺造型总监的职务,每天下午3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很轻松就可以拿到几十万的年薪。

  但潘锐开始迷茫,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事才能让人生更加有意义。

  于是,他辞去自己花艺总监的职务,用所有的积蓄出门远行了一次,直到身上仅剩下2000元时,才买了一张1500元的机票从云南飞回杭州。

  回来之后,偶然的一天,他看到自己桌面上一盆养了8年的苔藓,在书桌一角默默地散发出安静的力量。这么多年下来,这盆苔藓不管是发黄还是变绿,只要给它水,它总能活过来。别的植物都需要“阳光雨露”才能生长,只有苔藓安静地生长在你不注意的角落,不争不抢。

  苔藓样貌平凡无奇,但像极他一直说不出口的对生活的向往。潘锐开始想通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人其实和苔藓一样,不管经历了什么,最后还是回到生命的本初状态。

  于是,他放弃了高收入的花艺造型总监的工作,用自己余下不多的存款,外加上朋友的赞助,在杭州西郊外桐坞村租下了一个仅有20﹐的小院,开始凭着直觉,全心全意研究苔藓。

  “人生最难的事就是找准了自己喜欢的事并坚持下去”,植觉先生很庆幸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便找准了自己要走的路。

  在小院里,他种植了各种让他欢喜的植物,先在地上种,地上种不下了,搭架子种,架子种不下了,在房顶上种,房顶种不下了,在屋里种。

  院子外围用了大量爬藤植物,爬山虎、紫藤、凌霄、油麻、金钩吻、木香……屋顶已经爬满了百分之三十的面积,再过两年,整个房子将被植物包围。

  近百种苔藓、几十种蕨类植物、大小盆栽,一些杂木不经意地堆放也自带艺术感。

  走进室内,看见的都是改造房子时从拆迁的邻居们那里淘来的旧物。靠墙的是一张展示台,展示台边有壁炉、沙发、酒、书。里屋正对门,有一个很大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架子旁边则是操作台,植觉先生会在这里摆弄小物件。

  室内外的绿植,就像一个个小精灵,植觉先生把植物当做人,尊重每个生命习性,从不刻意。

  过了这么多年,植觉先生依然觉得自己从鲜花的行业转行来做苔藓是一件很对的事情。养苔藓是很漫长的一个过程,跟植物在一起的过程中,使得原本容易躁动、脾气不好的自己,逐渐开始安静下来。

  他把养苔藓变成一种生活美学,在他看来,苔藓不需要太多外在的东西,安静地生长在你不注意的角落,这就是植觉先生认为的最好的人生状态。